炸酱面|50+美文

不知何时北京人的家常吃食炸酱面也成了饭馆的吃食,冠以老北京的字号,而且遍布京城。北京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炸酱面,源头已不可考。

多少年来,北京的老百姓吃,官宦人家吃,皇上也吃。北京一地,全民吃的炸酱面,不外乎五花肉,黄豆酱,或者再加点甜面酱,抻面和各样菜码的组合。

但是,餐具可从一套江西瓷,“万寿无疆”的款,到蓝边粗瓷大碗,看时代和阶级。菜码其实没有特别的要求,就是时令的蔬菜,可是刀工不能错,切丝、删末,蒜泥必用香油点,绝不能马虎。

简单起来,粗瓷海碗,一根黄瓜一头蒜也一样吃得倍儿香。这其中考究、简约及粗放之间的跨度有多大,请看官展开您想象的翅膀。前几天,网上有图有文有声音地介绍一家炸酱面馆,据食客说不错,好吃,炸酱香,面劲道。年轻的老板也是北京人,说起炸酱面来头头是道,很爱自家的生意,这是好事。

可是,说到给客人端过面来,菜码的碟子要摔得脆响,并解释这是吉祥,这事就不对了。老北京的规矩,吃饭的时候不能出声,可参见《红楼梦》里林黛玉初进贾府一节。给别人端饭的时候,故意弄得碗盘碟子响的这种动作,北京民俗里算是羞辱之举。摔盘打碗,这是极不尊重的动作,一般理解是故意不叫人吃饭。

姆们小时候,如果家里的孩子吃饭的时候动静大点,甭说碗盘的声音大,就是筷子放重了,长辈立刻能来拉下脸来,叱道:“干吗!蹾谁哪,你?”

李辉,女,北京人。当过兵,做过工,后做编辑、记者,兼做北京地域历史文化十余年。2016年6月任50+特约记者并读书会策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