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冰雨抒情散文

枯败长亭,青苔绿影。风,吹干了岁月的印痕,昏暗的亭,再也找不出萍踪的影。若干诗人说笑风流,若干词赋雕刻长亭?萧萧雨去,纵你风华绝代,千载立名,雨落长亭千年,雨去云烟。又是谁幽幽之音,漫溢古亭千年?

坐等轮回的彼岸,古亭灯影稀稀,颀长的身影,寥落的衣裳在风中起舞,岁月的风中是不朽的沧桑。时光流转千年,繁华风雨落尘烟,风吹不去那垂下的长发,凋不零那始终凝眸的瞳。亭外帘雨垂幕,我轻轻拉上帘,千年。

命运的梭轮,迁徙改变了谁的轨迹?遗落的鬼域里,流淌着那千年的雨,低吟的声是这不变的旋律。长河里,谁的泪,浸染下那腐烂?似若鬼域,腐烂了盛世荣华,你的泪,却清了鬼域。

若干的梦,编织成一行行绮丽的诗篇?铺落一地芳喷喷鼻的岁月,何时已是花落成殇?若干次,我梦回曾经,静静看着那些记忆里的印痕,就如许流淌心间。流去了这世间所有,流去了千世繁华,我的心如雨,静落千年。

雨落千年,桑田成沧海,再回想,若干旧事云烟?我独坐长亭,静看细雨长绵,珠帘落,望断云天外。——题记

雨,绵绵如水,天,沉沉如夜。风,是轻风,轻拂起簌簌。音,是幽音,轻怜起沧沧。枯败长亭,古亭千年,谁的叹,挽歌成颂一世怜哀?雨落千年,潇潇暮雨,谁的音,一曲繁华一世沧桑?岁月里,繁华成殇,唯有那唱不完的歌,古亭千年。

凝眸着古亭,千年的雨,枯去了往昔,我想要再追寻那一丝的印痕,雨落千年,古亭上,唯有我的苍凉,守候千年。

雨,如夜,冷风吹落。轻看珠帘,我望着雨落的天空,跨越了记忆的羁绊,时空阻挡不了我的眸。人影依旧,繁华依旧,人已疏,繁华不疏。我毕竟离去,我的梦,只有那枯败长亭,珠帘雨,诉说我的轻怜。

冷淡的雨,冷淡的千年,我长亭,冰封的心,千年的雨,加倍的冰冷。世事离殇,我静看云天,殇已落,我心如冰。我曾想要走出长亭,却毕竟没有。世间繁华落尽,雨落千年不变。记忆长沙,谁轻叹沧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