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陈记”炸酱面“暗战”江城

清明小长假中,武昌的朱先生散步时,发现了附近万达公馆中新开了一家“陈记炸酱面馆”,“似乎不那么好吃了。”朱先生试吃了一次。十多年前,他还住在黄陂街附近,记忆中的“陈记”面条味道很香。其实,和大多数武汉人一样,朱先生并没有注意到,蓝底“陈记炸酱面馆”的招牌左上方还暗藏着另外的标志。

加上万达公馆的这一家,武汉近50家“陈记炸酱面馆”被这些标志分成三种版本:“陈讯生”、“味佳美食”和“万家美食”,它们相互竞争,“暗战”炸酱面江湖。

陈讯生,是最早“陈记炸酱面馆”老板的名字,这也是唯一可以让老客户认清谁是“原版”的方式。尽管,其他两个标志的老板并不这样想。

另外两个名为“味佳美食”和“万家美食”的标志,也经过了合法注册。“我们是一起用着陈记炸酱面馆的名字,不存在谁是原版。”“味佳美食”的老板姓何,在他看来,陈讯生只是做得比较早,但相比之下,他的店铺装修和管理都更加高端。

何老板的“陈记炸酱面馆”从开始就打造连锁高端的概念。拿3月30日在光谷广场新开张的“味佳美食”旗舰店来说,光店面打造就花费了60万元。至于加盟要求也十分严苛,除了10万元加盟费以外,还要求面积超过150平方米,装修统一规格,由总店提供面条和酱料的进货渠道等。

正式如此高调的接连开店,“陈记炸酱面馆”的名字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武汉人的脑海中,成为江城当下最流行的中式快餐店。

如今的竞争场面,是陈讯生最不愿看到的。但究其原因,还是他失去了注册“陈记炸酱面”商标的最佳时机。

“早几年的时候,哪个做小生意的想得到注册商标。”陈讯生记得,1986年他凭借独特的炸酱口味在黄陂街开起了一家小面馆,起名时没有太费心思,用了自己姓氏而已。

“生意好时,每天我们店都能卖掉1500斤生面。”这话是黄陂街“陈记”的煮面师傅说的,也得到了陈讯生的证实。不得不承认,陈讯生的炸酱面别有一番口味,吃起来格外爽口。陈讯生说:“我能保证,这里出去的炸酱面是最优质的。”

这样的一份“保证”,使得陈讯生对“陈记”的品牌要求严格,容不得半点掺假。于是,等到武汉再出现其他“陈记炸酱面馆”的时候,他感到了一丝恐慌。那时,已经是2003年。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陈记炸酱面馆”没有注册商标,别人可以随便用。

2005年,思前想后的陈讯生提出了商标注册。这次注册他用了自己的人头像和姓名,这也就是“陈记炸酱面馆”左上角“陈讯生”标志的由来。

如果,被陈讯生知道,其他“陈记炸酱面馆”的出现是他自己一手造成,恐怕会更加懊恼。早在2003年,陈讯生日销千斤面的风头已经足以让业内人士关注。于是,许多同行找到他,希望加盟。这时,陈讯生很老实地告诉他们,自己从没有注册过商标,所以不能加盟。

“既然没有注册商标,就人人都可以用这个名字。”同行们得知这个消息,就迅速开始着手开“陈记炸酱面馆”,其中,“味佳美食”和“万家美食”进行了连锁经营,成功地瓜分了的炸酱面市场。

“味佳美食”的何老板承认,他的小商标是半年前才注册的,但却在3个月之内迅速扩张了17家加盟店,“万家美食”如今也有了13家加盟店。相反,至今做了27年生意的陈讯生却只有18家加盟店。

算起来,三家有特殊注册标志的“陈记”几乎平分市场,但采取的经营方式却大不相同。“我还是希望用口味留住客户,没有太讲究装修和环境。”陈讯生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引来太多客户,他的面的味道没有超越其他两家太多,客户的忠诚度不高。

“既然面的口味相差不多,为什么不选环境好的?”何老板一语道破了陈讯生的思想误区,对于普通市民来说,若吃不出太大的不同,就更愿意追求环境的舒适。

在其他“陈记”的竞争压力下,陈讯生萌发了寻找其他出路的想法。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建议他扩大经营,寻找风投上市。陈讯生自认为具备了上市的条件:按每天销售1500斤生面来看,二两做成一碗面,每碗平均9元,18家加盟店的年销售额已经过亿。

如今,陈讯生开始投入了解找风投的工作中,完成自己的“上市大计”。陈讯生的想法并没有得到业内的一致认可,更多人劝他谨慎。

“武汉餐饮界不少人都非常敬重陈讯生,毕竟白手起家做炸酱面发展至今非常不易。所以,我们更希望他稳定发展,而不是着急上市。”业内人士万杰民的看法是,如今的局面之下,陈讯生还是应该将重心放在如何提升自身辨识度上,提高“陈讯生”的品牌知名度。

“就是说,要让自己的面好吃到别人难忘,一口就能吃出与其他面馆的不同。”万杰民也觉得,餐饮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白案(面食制品)利润比较薄,找风投上市自身可能会承受较大的压力。中式快餐的起点很低,还不够规范化,团队经营管理能力上有待深化,上市需谨慎。“还是一步一步来,先专心内功,立足本土,再着手上市。”本报记者王晴见习记者刘倩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