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先生和女人们

(作者:许丁丁 公号:湿哥来了)这个中秋节,吴先生过得并不平静,他跟陈姑娘和张姑娘两位女艺人因为某些不能为外人道的关系被曝光,热度一举超越了五仁月饼,拿下了当日的热搜第一。吴先生急啊,要求工作人员撤热搜,可最后局势还是失控,不得已由经纪公司出面,向全网大V发了一封律师信……

他白发垂、眼波横、眉峰聚、痣相贵,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声音尤其好听,似春事阑珊,心情慵懒,寂寞雨收云散。

总所周知,许老湿是吴先生的迷弟,知道他有很多毛病:他造型是抄的,文化是虚的。其实呢,他就只爱麻将、数钱和女人。

现在的吴先生如惊弓之鸟,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公众和,怎么面对发妻和孩子,以及,他该怎么安慰那个叫“荷兰豆”的女孩——作为吴先生的新宠,19岁的她,唯恐被卷进这场无法平息的桃色风波,为千夫所指,万人所踏……

吴先生的爷爷早年是苏州当地很有名望和地位的资本家,蚕丝生意做得很大。解放后,家里的财产都充了公,所住的房子变成了当地的小学。奶奶只带着一些首饰,举家迁到了北京。

吴先生1968年生于北京。因为他眉间的痣年轻主败,曾有朋友建议他改名破运,但吴先生不从。他觉得名字是父母唯一能给你留下来的,如果你连父母给的名字都不能带到老的话,那叫不孝。

吴先生小时候并不被老师待见,15岁便不再读书。父母为了能让他端上铁饭碗,托关系让他去报考了铁路文工团。好就好在84年的铁路文工团由中戏代培,于是吴先生和傅彪、张秋芳、王志飞等人成了同学。

在铁路文工团8年,吴先生没有为团里做过一点贡献,连最起码的出勤他都不能保证。以前刘锡田做团长还能保他,后来朱宝德走马上任,经常抓吴先生做典型。吴先生面子过不去,最终赌气辞了职。

他遇到女朋友维娜的时候27岁,但维娜回忆说,自己13岁在北京市少年宫参加歌咏比赛的时候就见过吴先生。时隔4年,他们在和平House唱歌的时候又遇到,然后便好在了一起。

事业正如日中天的小蓓也是在这家歌厅认识吴先生的。当天正好是小蓓的生日,遂请吴先生去唱了一首生日歌,“他眼睛都不抬,特别羞涩。”

那段时间小蓓总是去那个歌厅,一来二去,两人就好在了一起。后来她把江珊、王志文、赵宝刚等朋友都叫过去捧吴先生的场。

吴先生在文工团时的工资是27块5,但在歌厅驻唱的收入,可以达到每天50到100块。不过,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吴先生觉得自己有点吃力了。

当初戴军就曾回忆说,歌手孙浩曾在广州夜场负责面试歌手,吴先生和杨坤都去面试过,但全被他挡在了门外,理由是年龄偏大。无奈之下,吴先生只好去了广州另一家。吴先生发现身边的人年纪越来越小,确实有一些惶恐。在那段日子,他动了结婚的念头。

当时的维娜在日本读书,吴先生一个长途电话打过去,说“你回来吧,我们结婚”。在日本留学那几年,维娜常听人说吴先生身边一直有女孩流连,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回国。

他们一开始住在维娜父母家的筒子楼里,睡到中午才起床,下午游泳,租录像带,晚上去台球厅……日子久了肯定有些腻,于是维娜选择去法国留学。吴先生那段空窗期无所事事,经常在外面惹是生非。维娜担心吴先生长此以往人将不人,五个月后,为了爱人她又从法国退学。

维娜回国后,吴先生弄好了专辑《爱之战》,他们联系京文唱片的吕晓峰,对方不但花11万买断版权,还签下了吴先生,但是专辑迟迟不发,钱也没有打到账上。这个时候,两个人户头上只有两万块了,是即将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在维娜的提议下,他们开了一家美发店。很可惜,吴先生这人是思想家,不是行动派,里外忙活都靠维娜一人。他们不想被套住,于是把店盘了,赚了16万。之后,他们迅速又开了很多餐厅和酒吧,累积了不少资本。

恰好此时京文决定要给吴先生发专辑,维娜故意去京文上班为他做接应。京文当时有影视部,于是她又借机向老板大力推销,这才给了吴先生演戏的机会。

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当时还是比较诗意的,赚的钱都用在了做音乐上,怎奈连个水花都没有。那时,吴先生迫切赚钱想给维娜一个婚礼,他尝试和朋友开公司,办选秀节目,但统统折戟沉沙。

贫贱夫妻百事衰,吴先生和维娜在一起朝夕相处7年后分手。离开他那年,维娜29岁,她把财产全部留给了吴先生,提着行李箱回到了父母家。吴先生揣着仅有的八千块在父母家蹭了两个月。之后,他娶了一个叫小亚的姑娘,同年喜获麟儿。那一年,吴先生34岁,他的人生就像李宗盛唱的那样: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

吴先生人生最失意的阶段,好在有小蓓一直帮衬,在他生意不顺,又没钱花的情况下,请他来做自己的“经纪人”。她斥资为他成立音乐工作室,也为他提供很多影视资源,但花无百日红,何况他们各自都有家庭,双方后期失联避嫌。就在这个节骨眼,小清走入了吴先生的生活。

小清凭着“媳妇”一剧火了,这部电视剧的制片方筹备《黎明之前》时,小清通过个人关系,将吴先生塞进了剧组……吴先生靠着那个本属于张嘉译角色红了,红时已经42岁。顺理成章的,吴先生和小清也便签了同一家叫做“西天”的经纪公司。

我们常说,再放荡的女人,也有为一个男人收心从良的时候,从此再不越轨;而再安分的男人,也很难为个女人收心一辈子……

在拍电影“西雅图”时,吴先生和“菜心女神”小唯好在了一起。当时的小唯和她男友也是分居两地,一个住深圳,一个住首尔,吴先生没事总往深圳去。

小清非常生气,她想不通,他们怎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在了一起?小清埋怨经纪人、埋怨助理,说他们知情不报,因此还得了抑郁症。不过,出于对公司的发展考虑,“西天”更乐见小唯和吴先生在一起……不信?彼时“西天”在上海做了一场“西天之夜”的活动,竟然请来了大导演李安,这幕后功臣正是“菜心女神”。出于女人的尊严,约满“西天”后的小清不再续约,而是自己成立了工作室。

吴先生成名后,也做了一家经济公司,我们暂且叫这家公司为“后宫”。为什么这么叫?因为这家公司从上到下,都曾和吴先生滚过床单。

陈姑娘的“自爆”和张姑娘的“躺枪”,自是不用多说;“后宫”的艺人总监,也曾经和吴先生有染,这女人虽然徐娘半老,可年轻时也是选美冠军呢。

陈姑娘爆料中写了一件事,说是吴先生拍《军师联盟》时,她在横店的某酒店里伺候了他一年,而吴先生和张姑娘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搞在了一起……

张姑娘此时回应“清者自清”难免有些傻气。因为许老湿去求证了一下,《军师联盟》前后的确拍了有一年。张姑娘的戏份虽然早早就杀青了,不过经吴先生的推荐,她又入组了一个叫《包青天》的剧组。据剧组的工作人员回忆,张姑娘的酒店,的确没有换过地方……

吴先生是非常喜欢张姑娘的,又是买房、又是力捧,即使撞到了她和某个年轻男子苟合,也最终选择了原谅。去年,吴先生离开了张姑娘,张姑娘心有不甘,因此双方闹得很不愉快。为什么?据说是为了前文提到的那个叫“荷兰豆”的女孩——女人啊,总想留住时间、留住青春,可是留住又怎样,她们最后还是输给更年轻的姑娘。

吴先生的前女友维娜也曾回忆过一件事:有天,她做了吴先生最爱吃的炸酱面。他吃面,她擦地;她一边擦,他一边掉;她说一句,他掉一下……两个人最后大吵,吴先生歇斯底里的把盘子碗全都摔了。

她看过吴先生最懦弱的一面,也看过他最狰狞的一面,她见过最怂的吴先生,也见过最虚的吴先生……累了、厌了、淡了、倦了,也是到了该散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