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谈话节目创始人田歌:天生“花痴” 曾与赵忠祥PK炸酱面 北晚新视觉

2015年5月9日 这些年,田歌的事业风生水起。她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电视谈话节目《荧屏连着你和我》。其后又推出的人物访谈栏目《光荣绽放》,以“绝对田歌”的主持方式,成为访谈节目品牌的佼佼者。她人情练达,睿智敏锐,主持节目直指人心。

我留心田歌发在微信朋友圈微信。《光荣绽放》访了很多重量级的嘉宾。在播出前,她会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在“即将绽放”中将“嘉宾语录”首先发出——

闫妮:“演员这个职业,能让你的青春,让你的生活、人生,留下印记。等老了,还能看到以前的自己。”

“歌语”:《给那些我爱的人》。“温暖的语言往往让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欣喜,希望我能把心中至深的温暖通过语言传递给需要温暖的你。”

爱花的人,生活阳光,向往美好,情感丰富,喜欢挑战。喜欢淡紫色的人,通常比较敏感,追求完美,凡事求极致,有些小自恋,骨子里比较刚……

见面那天,田歌一脸兴奋:“在来的路上,我看到白色的槐花了,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味。不是五月槐花香吗?怎么四月槐花就开了?这日子过得太任性了!”

“有一年,我去婺源看油菜花。路上,我突然看到杜鹃花,那火红的颜色,红红的,艳艳的,像火一样。同行的人给我摘了一朵,‘不光好看,还能吃呢’。我吃了一朵,甜甜的。人们往往传说的不正确,‘什么凡是漂亮的就都是有毒的……漂亮的女人就不可一世,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田歌一直和我说花,说各种各样花的颜色和香味。“以前的日子很漫长,现在的日子过得猝不及防,我爱花,恐怕春天很快过去,错过看每一朵花。今年看不到,就又要等到明年了。明年,花开了,可是我的岁月又过去了。今年,我就没有看到玉兰花开……”

好了,田歌的话题终于回到我们的主题了——吃。“原来槐花在我的记忆里没有位置,五六年了,岁月唤起我的记忆,那是情感的记忆。小时候,奶奶每到春天的时候,就用面粉给我们做槐花饼。我只是吃饱了肚子,但当时奶奶做槐花饼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没有问过。后来,因为岁月,每当我看到槐花开了,我就后悔,就想象当时奶奶的心情。唉,人活明白的时候,往往已经错过了机会。”

田歌的父亲是山西人。她说:“我爱山西人的父亲,我是山西人的女儿。”小时候田歌家境贫寒,但就是家里再穷,全家一周也要吃一顿韭菜馅的饺子。“父亲最不喜欢厚点儿的饺子皮了,皮擀得稍微厚一点,父亲就要发脾气。在家里的孩子中,父亲最宠爱我。我呢,每到包饺子吃饺子的时候,就是跟父亲撒娇的最佳时刻——每次包饺子,我就悄悄把一个厚厚的饺子皮当饺子馅包在饺子里。你说,也真够怪的,偏偏这个‘饺子’,每次都被父亲吃到。父亲吃这个‘饺子’的时候就发脾气。”说到这儿,田歌露出怀念父亲的神情,“我偷偷地发现,父亲‘发火’时的样子,其实深藏的是对我的爱。”

田歌说:“小时候,我喜欢吃香蕉、橘子和泡泡糖。要知道,那时能吃上水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时爸爸拿回家几根香蕉,就背着弟弟妹妹,偷偷地把我拉到别的屋子。那时,我吃一口香蕉可不容易了,父亲要和我做许多游戏。做几个游戏,父亲才把香蕉皮剥开,又逗我说剥开的香蕉不见了。看我着急的样子,父亲很开心。那时吃一根香蕉,父亲要跟我玩无数的游戏,变好多的魔术。那香蕉,融入了深深的情感。”

田歌说:“我父亲原来在安徽省博物馆工作,我们家当时就住在博物馆的后身。父亲有时出差前,就对我说‘回来给你带橘子’。盼啊盼,终于盼到父亲要回家了。当看到父亲拿着橘子回来时,我欣喜若狂。几年前,父亲不幸患了癌症。我去看望时,父亲拄着拐杖手里握着两个橘子说,‘这个你最爱吃’……”说到这儿时,田歌眼噙泪花。片刻,田歌说:“口香糖,那时叫泡泡糖。有钱人,坐飞机的人才能吃到。父亲宠爱我,偶尔坐次飞机,发块泡泡糖舍不得吃,都留给了我。”

田歌说:“对创作我的想法很多,永远不会枯竭,而且有。我做的栏目是真实的,坚持说真话,坚持有品质,但自己还是不满意。现在美食类的节目很受欢迎,我也偶尔做点这类的节目,但尽量做得有点品位。”

5月6日,立夏当天,田歌说要和赵忠祥PK炸酱面。她信誓旦旦,要战胜赵忠祥。“虽然我不会做饭,但给心爱的人做饭,融入情感,我无师自通。凭感觉,我会炖肉、炖鱼,会焖面蒸包子包饺子,还会做腊八蒜呢。我的炸酱可香了,里面放花生、鸡蛋、肉末、豆腐干……可赵忠祥说我的炸酱像‘宫保鸡丁’。”

其实在3年前,我就采访了赵忠祥。他的炸酱,从酱的选择到用的调料,再到烹制和面码儿,不乏赵氏创新。虽然我对赵忠祥的炸酱方法不敢苟同,但对他的创新精神却表示赞赏。

“宫保鸡丁”,当时我就在想,哥伦布发现新后,在皇室给他举办的庆功宴上,很多人不以为然,认为没什么了不起。当时哥伦布请人拿了多个煮熟的鸡蛋,说谁能将熟鸡蛋立在桌面上?结果这些人想尽办法,谁也没有把鸡蛋立起来。他们无奈地看着哥伦布。哥伦布只是将熟鸡蛋一磕,鸡蛋就立在了桌面上。哥伦布说,其实事情就这么简单,可是你们谁做成了?

暂且我们不去探讨田歌还是赵忠祥谁做的炸酱好吃,只说他们的态度。为了追求美好,敢于大胆尝试,多些“竖鸡蛋”的精神,失败或成功可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所谓的“笑料”,这也许就是我们生活的意义,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情感的延伸。(吕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