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连接│ 苏州疫情事故导致炒面店起火,浙江老板:这是温州风味的面条,我不想超卖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你们店现在营业吗?什么时候恢复营业?”2月14日以来,苏州的面店老板徐先生每天都能接到十多个类似的电话询问,他们有些是店里的老顾客,还有些是来自四面八方好奇的网友。

截至2月15日24时,苏州本轮疫情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6例,无症状感染者5例。这轮疫情意外带火了徐先生一家在苏州开的“遇见炸酱面”店。

流调轨迹显示,自2月6日以来,一位确诊患者和一位同住的无症状感染者,连续四天都骑电瓶车到这家炸酱面店吃晚饭。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炸酱面,可以吃那么多顿?”“等疫情过去,打算驱车20公里去试试。”网友纷纷在网上留言,想等疫情结束,赶去店里打卡,相约炸酱面。

“等疫情结束,欢迎大家来品尝。只是,我们也不想过度营销。和老北京炸酱面和韩式炸酱面不同,我们做的是家乡温州风味的拌面,确实有特色,但也没有特别令人惊艳。”徐先生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此前,这家小店的生意不算好,从没想到会以这么独特的方式出圈。

这家小店由徐先生和父亲、妹妹等一家四口经营。2月14日起,他们一家人开始集中隔离,小店也在当天停业,“至少要十多天之后才能恢复营业。”

徐先生和妹妹自小就跟随父亲从温州来到苏州,听说亲戚在杭州开的面店——“面工手”炸酱面,生意不错,三年前,年过五十的徐父特意向亲戚学习温州炸酱面的手艺,随后在苏州木渎镇花样城商业广场一楼,开起一家三四十平方米大的小店,起名“遇见炸酱面”。

出圈的炸酱面

尽管名字不同,但是同样的配方,从面到炸酱,甚至辅佐的酱油,都是手工制作。徐先生的父亲既是大厨,也是主理人。每天早上五六点,他就从三公里外骑车赶到店里,买菜,熬汤,备面,调制炸酱……清晨的忙碌持续到八九点,直到徐先生或妹妹到店帮忙,第一波客人开始入店。

“店里就四张桌子,中午最忙的时候,也不过十几个客人。”在徐先生看来,小店生意并不算好,在外卖的支撑下,一天营业额才能达到一两千元。

小店人均消费仅在十余元,菜品相对单一,只经营炸酱面、汤面和盖浇饭,“也就不到十种选择,卖出最多的还是炸酱面。”徐先生说,父亲总会对采购来的鸡蛋面进行二次加工,反复揉压,直到变得筋道。再配上秘制肉酱,添加各种佐料,一碗具有温州特色的炸酱面就出炉了。

徐先生的面

其他的汤面

不同于更广泛存在的老北京炸酱面和韩式炸酱面,这碗只要15元的温州风味为他们积累了一些老顾客,但“众口难调,也有人吃不惯。”徐先生也在外卖平台看到过一些不好的评价,“他们说味道很奇怪。大家口味不一致,很正常,我们做餐饮,评价肯定有好有坏,都要接受。”

过去两三年,这碗炸酱面也是徐先生一家人最常吃的家乡菜。两年来,受疫情影响,他们都没回温州过年。于是,连续两个春节,小店都正常营业,“只有初一、初二休了两天。”

徐先生的父亲总在店里忙到晚上8点,徐先生和妹妹则会接力到晚上10点。对于意外带火自家面店的那两个新冠感染者,他们都不太有印象。

面对意外的疫情,他们希望,来店里吃面的这对年轻人和其他病例,都能早日康复,自己一家人也平安无恙。面对意外的出圈,他们还有点忐忑,“当然欢迎大家来尝一尝,也希望大家都喜欢。但这可能就是一阵风,我们只想本本分分把生意做下去。”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