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炸酱面道尽创业辛酸史

范延强的父亲在60多年前,从山东荣成坐船抵达仁川港。“那时来仁川的,大多是山东人,老乡带老乡,你听我说话还有些山东口音。”中国人最初来到仁川唐人街后,要么在港口做搬运工,有家底的以开客栈谋生。当然这里也有不少江浙一带过来的大商人,最繁华时,唐人街遍布中国餐馆和商店。

范延强的父亲,用积蓄在唐人街买下店面,开起客栈兼做餐饮,主营炸酱面。“现在韩国人都说炸酱面是他们发明的,其实是我们华人厨师发明的,后来韩国人也会在中国餐馆里打工,渐渐就把炸酱面给学过去了,并慢慢改良,才有了如今的韩国炸酱面。”据称这里有百年历史的“共和春”饭店,就是炸酱面的诞生地,但并无官方考证。

和大多数这里的山东老乡一样,范延强家日子过得清苦。范延强的父母,自从到了韩国之后,就一直盼望着回到老家荣成。可双亲直到故去,也未能遂愿。

上世纪90年代,范延强来到山东威海做生意。1992年中国与韩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仁川的唐人街开始被韩国政府申请成立,到2000年正式立法通过,唐人街得到韩国官方的认可。也就是那一年,范延强回到韩国,在唐人街上开起了一家名为“泰临凤”的中餐馆。

餐馆两层,经营中式菜肴,从口味上来说,已是带有韩国风味的中餐。厨师和服务员,都是从山东请来的,签证一年有效,每年有一个月假期回国。像厨师的月收入能到1万元人民币左右。

在金大中担任韩国总统时,华人开始被允许置办房产。8年前范延强在自己的餐馆附近,购买了一栋6层楼的房产,如今租作他用,每个月光租金就能收入8万人民币。

此外这里一家较大的化妆品专营店,范延强也有股份。从生活条件上来说,已比当年父辈时改善很多。“跟首尔的富人比不上,但也要比韩国的中产好一些。”虽然不再为吃穿用发愁,但对于范延强来说,他们在韩国依旧如浮萍。

范延强夫妇育有一儿一女,均已大学毕业。儿子在首尔的一家宾馆工作,而读新闻系的女儿,则准备去美国发展。

范延强说:“我们一家都没加入韩国籍,现在是拥有韩国永久居住权。”根据韩国现在的政策,加上范延强家的经济实力,他的子女完全可以加入韩国国籍。“从我父母开始,就一直想要有一天回到中国,所以我们不愿加入韩国籍,子女也多少受到了我们的影响。”

儿女们长大后,有了自己的想法。“他们现在很少回唐人街的家里来住,孩子大了有他们的想法,出去闯一闯总是好的。”但范延强担心的是,现在的华人三代甚至四代,从小都学韩语,有些连汉语都不怎么会说了。

以前仁川唐人街是韩国最繁华的一条街,随着时代的发展,这里所在的中区,却是仁川最落后的区域。松岛这些CBD新区,竖起各种高楼大厦,唯有唐人街上的青石板台阶,道不尽沧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