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办会所朋友来了有面吃

一提起会所,就让人想起亿万富翁、会员卡一年百万……而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在北京创办了一个私人文化会所,被他自豪地称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文化气息和环保减排为主题的会所。

北京十里河桥附近都是家具市场,也是北京东南三环比较繁荣的场所,赵忠祥的私人会所就隐藏在附近的一个僻静小区里,如果没有人指引,基本不可能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推开大门,进入眼帘的是赵忠祥亲笔书写的“观海听涛”四个大字。整个会所共有四层,总面积大约有1200平方米,布置得很典雅、古朴,红木家具基本每层都有。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实20年前,这房子建造的时候都算上还不到50万元,而现在建筑面积加上小花园,估计三四千万不止,投资回报率惊人。

赵忠祥有个5人团队打理会所,不过工资都不由赵忠祥管,为招待各界来客,赵忠祥请了一位厨师做北京炸酱面。而在记者采访期间,工作人员特意端了一盘手工饺子,有韭菜鸡蛋馅的,还有茴香馅的,他笑称,你这待遇比倪萍、杨澜强多了,她们来也就是吃炸酱面。

他介绍说,没有客人时,赵忠祥就会在房间里打开音响,听自己以前录制的《动物世界》。听的时候,他也会时不时看看墙上的照片和书法作品。

赵忠祥:20多年前,我是用很少的钱盖了两层楼。当时村里非让我来盖这个,我们家从来不投资房产。后来又是迎接奥运会,村里让我们这几家比较陈旧的加盖翻新一下,于是又加盖了两层。这都是因缘巧合,现在你给我五个亿我也不卖这楼。

想,其实也就是当初我还算个阔人,你想啊,我走了多少年穴,走一场一两万块,多少年积累起来的,我一个星期就四五场,我那时候也是富豪,可如果当时不弄个小破楼,现在什么也不是,你说三四十万在北京能干什么?

赵忠祥:这就是私人喝茶的一个场所。我们不经营,我要是经营,这是能生钱的,但是我个人没这个能力。你看现在这里边很温馨的,经常高朋满座。大家聊聊天,喝喝茶,用刘禹锡的话,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记者:那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赵忠祥:我们这没有股份,没有合约,你添置了一个瓷罐,你就是股东,这是私人会所,不是私人房间,是大家共有的温暖小窝,其他的朋友带着朋友来,也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水泥空壳,没有一个家具是我的。

赵忠祥:是很私密,我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一个大门,没有任何信息,结果里边别有洞天。园子巴掌大,朋友们在一起很开心,很快慰,用仨字形容:幸福感。

赵忠祥:你们都不在,我就打开音响,里边是《动物世界》,回味一下当初自己的工作,我做了30多年,觉得这个工作是一件善举,确实是有益于人类,教育了很多人,也教育了我,墙上的照片是我各个时期的。像中国记者第一次进白官采访美国总统,我采访过卡特和里根两任总统,这是我职业生涯比较骄傲的事情。生活也不寂寞,工作也不寂寞,晚年能有这样的生活,我很满足。

杨澜与“中粮集团”联合打造了全球高端私人俱乐部“君顶领袖会”,会员包括欧美王室要员、娱乐巨星、诺贝尔奖得主、世界富豪,比如安德鲁王子、查尔斯王子、席琳迪翁等,入会费是53万元;黄立成在开了一个酒吧会所,成为很多明星到必去之地;刘嘉玲在上海的酒吧赚不赚钱不重要,却为自己和朋友聚会提供了好机会;柯以敏在北京开了一个“音乐厨房”,用音乐和美食会友;热爱电影的崔永元,专门找了一个地方办了一个“电影博物馆”,把自己这几年收来的老电影都放博物馆里,平日里免费向公众开放,不忙的时候,也会约上三五好友在这里看电影,聊人生……

明星为何都爱会所,某经纪公司的老总道出其中奥秘,“能拥有高档会所会籍的人,非富即贵。这里的机会多,不只是工作机会,对于很多女明星来说,也可能是跻身豪门的最好机会。而且私密性很好。”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卢山冰表示“会所文化”其实就是一种圈层营销,“从根本上说,会所是一个商业模式,提供的商品就是服务,是融资最快的方式。其实很多明星的影迷会、歌迷会其实也可以算是会所的最低端的模式。” (陈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