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难忘那历久弥新的古龙酱文化园

不久前,我到厦门出差,在美能集团总经理郭文军的陪同下特意去看了看他为厦门古龙食品有限公司精心策划设计的古龙酱文化园。回来后,一直想写一点文字,却迟迟没有下笔。为什么?因为参观时感受到的那种强烈的震撼力,持续地在心中激荡,真的有些担心笔不达意。

由于出生在北京的原因,我最爱吃老北京的炸酱面。谁都知道,揉面是筋,熬酱是魂,自然懂得酱在烹饪中的重要性。中国人还讲究开门七件事,酱就坐第五把交椅上。但是,把做酱提炼成一种文化,并且以一种形式化的方式展现出来,真的并非易事。我呢,因其难,而增其观之欲。

说起来,此古龙非彼古龙,与那位名为古龙的武侠小说作家是没有关系的,古龙,其实源自鼓浪的闽南语发音的谐音。在古龙酱文化园里,没有放荡江湖的刀光剑影,只有海风徐徐民淳俗厚的人间烟火气,只有历久弥新浓稠馥郁的酱香气,只有守成保业代代传承的精神气。漫步在园区,大榕树和红砖墙似乎时时在提醒着游人,这里是孕育了闽南文化的红土地。点缀其间的,是拱门穹顶与翘角飞檐的混搭,用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讲述着闽南人闯荡世界又叶落归根、对红土地那份难舍难解的情结。正是闽南人对故土的深厚情感,才鼓励了他们对传统技艺的坚守,对古老文化的传承。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日本旅行时,不仅仅是浮光掠影的看热闹,也有对日本如何进行文化传承和传统保护的思考,日本手工业者的匠人精神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其实,匠人精神不用远寻,在厦门就有。我不远千里来到古龙酱文化园,也是想一睹给日本人上了一课的古龙制酱工艺的魅力。

郭文军总经理告诉我,小小一罐酱,黑乎乎不起眼,却让不少前来的日本酱油专家惊讶不已。一直自诩为独具匠人精神的民族,没想到在中国厦门的古龙见识到了更地道、更传统、更专注的精神。园区内,6万只由各地收购来的大陶缸纵排竖列,铺满在一个五万平方米的空场上,叹为观止。这里,打造了一个亚洲之最,是亚洲最大的传统酱油酿造晒场。

远远看去,每一口大缸都戴着一顶竹帽,一尊缸好似一位武林高手,他们下盘稳固,功力深厚,凝神屏气守护着孕育传统的宝藏。在这里,原材料经过出豆、拌粉、进间初次发酵、以及一整年时间的自然发酵,才能进入半年淳化然后半年沉淀的流程。据说这种日晒夜露、微生物自然发酵的酿造工艺已经有三千年多历史,古龙人对它虽繁复而不敢缩略,虽劳苦而不敢偷减。晒酱的一口缸都要求必须使用历史悠久的老缸。因为在晒酱的过程中,会析出一种霜晶凝结于内壁上,这是时间所赐予的酱的精华,年代越久的酱缸自然也就越宝贵。这里,还有一位老师傅,专门负责修复破绽的酱缸,对传统酱文化已经达到了死守的境地。

如今,这种出力不讨巧的酿制工艺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古龙的大晒场也荣登吉尼斯世界纪录。默默坚守的酱香,飘出深巷,迷醉众饕。曾经,我们中国人耽误了多少时光,40年前改革开放后瞬间发现了自己与世界的差距,我们中国人奋起直追,步子有些快,心情有点急,走着走着就把一些传统的好的东西给忽略了。幸好,还有这样的一群中国人在坚守着,无论窗外吹起什么风潮。

年轻人不愿意继承传统技艺,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世界性问题。我知道,即使是在流行匠人精神的日本,也有许多传统技艺面临后继乏人的尴尬困境。迎面走来几位年轻的工作人员,他们热情的与来客打着招呼,脸上自豪的笑容,伪装不来。他们爱古龙,以能够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过程中的一份子为荣,因为有这份感情在,拥有中国三千年历史的酱魂就不会减慢了脉搏。

突然,我看到他们端上来一个又一个酱油冰淇淋,这已经不仅仅是对传统酱文化的传承,更是一种传统酱文化基础上的创新,面向的是青少年一代,面向的是无限广阔的未来。我相信,不丢传统,不忘创新,历久弥新的古龙酱油会走得更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